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电影 >正文

恐怖片都不敢这么写,你却告诉我是真事改编?!

2020-06-11 601 恐怖电影

“为什么要起诉你父母?”

“因为生了我。”

如此“大逆不道”的台词出自电影《何以为家》。

今年五一档,《何以为家》这样一部不被看好的黎巴嫩文艺片,竟能从《复联4》虎口夺下3.7亿票房。

究其原因,它触碰了我们的软肋,我们难以言明的痛——原生家庭问题。

最近的一部电影,也同样戳中我的泪点后,又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小委托人》

My First Client

2019.5.22 韩国上映

有一种电影,可以改变国家。

反映性暴力的《熔炉》,上映第6天,韩国光州警方重新侦办此案,并最终通过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炉法》。

《护垫侠》(又译《印度合伙人》)上映5个月后,印度政府取消卫生巾进口关税。

这部《小委托人》,直指一次次登上热搜,热闹一阵又散去的「虐童事件」。

电影中曝光的案件原型也曾改变了国家。

不好意思今天的推文可能有点灰暗,或许也是一种治愈。

你听香蕉姐慢慢讲。

1.

郑律师(李东辉饰)第一次见到女孩多彬,是在派出所。

由于一起家庭暴力案件,警察将锅甩给了郑律师所在的未来儿童福利机构。

接待郑律师的警察一脸不耐烦地说:

被妈妈打了几下就报警,最近的孩子真可怕。

当时,多彬低着头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和不好意思。

直到郑律师上前,她才疑惑地问:

我做错什么了吗?遇到不好的事,就该告诉警察叔叔。我是这么学的。

9岁的多彬对这个世界有诸多疑惑,这一切开始于爸爸把一个女人带回家。

她是多彬和7岁弟弟的继母姜智淑,法学院高材生,有暴力犯罪前科。

爸爸是清洁工,每天走出晚归,所以大部分时间孩子们都是和继母呆在一起。

继母每天给孩子们洗衣、做饭,忍受他们嬉闹,只因为他们是摇钱树。

区厅、机构、亲戚们,都往孩子名下汇钱,而继母需要钱。

一开始,他们之间还能和平相处。

某天,继母发现弟弟不会用筷子,吃饭把菜洒桌子上,她露出嫌恶的神色。

后来,嫌恶演变成了暴力。

继母以多彬没有教好弟弟为由,对多彬大打出手,扇耳光,掐脖子。

面对家庭暴力,多彬曾求助多次。

学校教给她,遇到不好的事要找警察叔叔。

她找了,警察将她像皮球一样踢给未来儿童福利机关。

孩子们都知道,有事情可以报告老师。

多彬也做了,某一天放学,多彬拦住老师,欲言又止。

老师看见多彬脖子上的掐痕,大概明白多彬的意图,却选择了视而不见。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耳闻暴力发生的邻居们呢?

邻居要么不耐烦地说声“又开始了”,避瘟神一样匆匆离去;

要么本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原则,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而真正想帮助多彬的未来儿童福利机关,却有心无力,处处受阻。

福利机关上门走访时,继母礼貌相迎,表现得和多彬很亲昵的样子,却又坚决不承认家暴。

福利机关很无奈。

他们没有搜查权,如果家长不配合,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而真正有干涉权力的警察,却总会转给他们去处理。

转来转去,就造成现在一筹莫展的局面。

在送走帮助者,关起房门后,可怜的多彬又遭受继母新一轮的谩骂和毒打。

警察、学校、邻居,说冷漠也好,自私也好,

香蕉姐觉得最根本是他们都把孩子当作父母的私有物品。

在这种错误观念的引导下,父母会觉得:

我打我家孩子,关你什么事?

外界会想:

父母打孩子,天经地义嘛;

这是别人的家事,我们插手就是多管闲事。

而实际上,孩子从一出生就是独立的个体,父母只有抚养他们的义务而没有伤害他们的权利。

(以下内容有剧透)

这样错误的认知,像紧闭的房门,将多彬与外界隔断。

外界的袖手旁观,掐灭了多彬发出救援的希望,

外界的冷漠,也让继母更加肆无忌惮。

终于酿成了大祸。

在一次冲突中,继母打死了弟弟,深谙法律的继母将责任推给了多彬。

她对外宣称,是姐姐打死了亲弟弟。

法律规定,10岁以下的儿童不属于刑事司法处理对象。

多彬虽然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

但自此把自己锁在牢笼里,独自承受着外界的谩骂与指责。

因为无人可以相信,大人们都不会帮他。

继母还用死亡威胁她,目睹弟弟*********的多彬充满深深的恐惧和绝望。

电影留下了多彬振聋发聩的质问:

不是爸爸妈妈相爱生下的孩子,就不能像别人那样生活了吗?

莫名其妙有的孩子,是不是就该遭受这样的拳打脚踢?

2.

电影开头也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目击犯罪却没有伸出援手的人,到底有没有罪。

电影虽然没有做出具体回答,却通过郑律师这条线索,做出了回应。

当时,律师面试提出这个问题时,5个人中,只有郑律师回答“无罪”。

他认为,出于恐惧而逃避是人之常情,不能因为袖手旁观就追究其责任。

之后,多彬姐弟的遭际加诸在他身上的罪孽,仿佛是对他说这句话的惩罚。

多彬姐弟把郑律师当作唯一的“亲人”,甚至是救命稻草。

在多彬眼里,叔叔(郑律师)是好叔叔。

多彬说:

“大家都说,是我错了,只有叔叔告诉我,我是对的。

其他人都是嘴上说帮忙,实际上并不帮,叔叔不是。

叔叔会陪我们玩,还告诉我们妈妈是种什么感觉。”

在多彬眼中,如果连叔叔都不值得信任,那这个世界还有谁值得信任。

但是郑律师却亲手毁掉多彬的这份信任。

他也充当了袖手旁观的一分子,试图断绝与多彬姐弟的联系。

当他得知继母的所作所为,多彬承受的不该有的罪名时,悔恨交加。

虽然在法律是无罪的,但郑律师却在内心给自己判了刑。

他不计一切代价为多彬辩护,帮助多彬洗脱罪名,也是为了解除内心的煎熬,解救良知的不安。

多彬受到继母胁迫,不向外界求救,是因为她认定大人不会管她。

将多彬姐弟推向深渊的,不仅仅是伸手的那个人,还有背后无数双无形的手。

电影最后,郑律师问继母:对你来说妈妈是种什么感觉。

继母觉得他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回答: 我也得有妈才能知道啊。

可恶的继母也从未体会过母爱。

恶性循环是有多可怕。

3.

电影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原型是2013年发生在韩国的“漆谷虐童案”。

一名8岁女童因内脏破裂而死亡,警方还未查明真相时,女童12岁的姐姐就向警方自首。

然而,当亲生父亲和继母被隔离后,姐姐立刻指认是继母将妹妹暴打致死。

这些年,姐妹俩一直生活在继母的虐待与暴力之中,生活如同地狱。

说到儿童虐待施暴者,每5人中,有4人为父母。

有时候,最亲近的人也是伤你最深的人。

香蕉姐不想谈虐待,不想谈袖手旁观,伤害已造成,我总是会关心如何疗愈。

有个说法叫「原生家庭之殇」,是一个人需要背负一生,甚至用一生都愈合不了的伤。

《何以为家》里,赞恩告诉大人,如果无力抚养,就不要再生了。

如果再生下去,他日后能回忆起来的是什么?

暴力、侮辱、殴打,链子、管子、皮鞭,是像地毯一样被别人踩在脚底下的生活。

那是这些孩子原本该承受的吗?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精神病学家阿德勒)

有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某一天她倾吐自己生在一个家暴的环境里。

我终于明白她坚硬、外冷内热的性格,霸道总裁式的关心是怎样养成的。

好在她倾吐完又加了一句:不管怎样,你看,我们还是长这么大,没有变坏,生活也没有更糟。

我不知道这件事给多彬的童年造成多深的阴影。

她长大后回忆童年,充斥记忆的会不会只有假妈妈扎起头发后随之而来的巴掌,只有亲生父亲袖手旁观的冷漠,或者旁人嫌恶的眼神?

无数个像多彬一样的孩子,他们会走出来吗?

我不敢想,只能弱弱地表达一句:请尽其所能为孩子营造一个温暖安全的环境。

为孩子提供一个温暖安全的港湾

人人有责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万博体育网址开户,万博体育开户网站,万博体育外围盘口,万博体育赌城网址,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5b.zhaoyang11.com/KgU8g3GH8c/111.html

网站主人万博体育网址开户,万博体育开户网站,万博体育外围盘口,万博体育赌城网址,
“为什么要起诉你父母?”“因为生了我。”如此“大逆不道”的台词出自电影《何以为家》。今年五一档,《何以为家》这样一部不被看好的黎巴嫩文艺片,竟能从《复联4》虎口夺下3.7亿票房。究其原因,它触碰了我们的软肋,我们难以言明的痛——原生家庭问题。最近的一部电影,也同样戳中我的泪点后,又狠狠给了我一巴掌:《小委托人》My First Client2019.5.22 韩国上映有一种电影,可以改变国家。反映性暴力的《熔炉》,上映第6天,韩国光州警方重新侦办此案,并最终通过了《性侵害防
  • 17499文章总数
  • 4886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