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电影 >正文

史上最差一集《黑镜》,与麦莉·塞勒斯合体后变得有趣了

2020-06-07 652 恐怖电影

黑镜》第五季第三集中,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出演了一个女流行歌手Ashley O的角色。经历药物过量、梦境提取、意识上传、人工智能、全息影像、与音乐体系和贪婪经纪人恶斗的洗礼后,塞勒斯饰演的Ashley O成功获得自由,在Live House狂野翻唱九寸钉(Nine Inch Nails)乐队的《Head in a Hole》中重新找回自己。这一集是整个黑镜系列最有商业味道的一集。九寸钉卖起《黑镜》周边T恤(主创特伦特·雷兹诺是《黑镜》的忠实粉丝)。麦莉·塞勒斯虽然正处新EP三部曲宣传期,仍在社交媒体上把名字和形象全盘更改为Ashley O。九寸钉的《黑镜》周边T恤但观众和媒体评价这次难得一致,纷纷将这一集视作“《黑镜》史上最差出品”。它太肤浅了,这是一条。擅长把梦中灵感记录成歌的当红女歌手Ashley O事业由阿姨/经纪人一手操控。她想逃离,却被变成植物人陷入长期昏迷。科学家受雇从她脑中提取音乐制作成歌,全息影像替代她的肉身,为全球粉丝带来孙悟空般可大可小,可分身可合体的超凡现场体验。Ashley的肉身被困,坏阿姨诡计得逞,却忘了一个漏洞。Ashley O曾上传全部意识植入广泛销售的智能娃娃。正是这个娃娃,也就是Ashley自己的意识拯救了她的肉身(在粉丝的帮助下)。意识和肉身的分离是人类长久以来的幻想和梦想。在这个故事中,科技帮助实现灵肉分离,情节圆满,却毫无引人遐想之处,还不如传统故事中灵肉分离奇谈所具有的强烈情感震撼。无论是日本文化中怨念极强的生灵,还是原始宗教中以灵魂出窍沟通万灵的巫师,都比卡通人物般夸张营救自己的Ashley有趣得多。这一集的另一个弱点是过于封闭,善恶分明,因而失去《黑镜》以科技为镜,映照人性幽微的魅力。Ashley和两位帮助她的少女是全然的善,Ashley O的坏阿姨/经纪人及团队如乌鸦墨墨黑。两者的对抗中没有灰色地带,最后也果然讲了一个善战胜恶的故事。像什么呢,就像Ashley O的扮演者麦莉·塞勒斯曾以迪士尼童星身份所处的那个童话世界。如果说Ashley是娱乐工业的主动受害者,这位14岁的少女就是更具普遍意义的被动受害者,因而更值得描摹。其实它有机会发掘更好的角度,比如把重心放在帮助Ashley的两姐妹,尤其是14岁的妹妹的身上。追星少女全盘接受明星灌输的鸡汤鬼话,天天被“相信你自己,没有什么不能做到”洗涤心灵,失去自我认知的能力。如果说Ashley是娱乐工业的主动受害者,这位14岁的少女就是更具普遍意义的被动受害者,因而更值得描摹。在不自知中掉进陷阱的故事才有趣。反观Ashley的抗争(即明星与造星体系的对抗),早已在屏幕上泛滥。接受《卫报》的简短采访时,麦莉·塞勒斯表示“这一集中对娱乐工业的描摹非常真实”。真的是这样吗?剧中Ashley陷入昏迷后,经纪人大操大办了一场全息投影演唱会。她首先笑意盈盈地登场,隆重向粉丝推荐这场替代真人的演唱会,毫无装出伤心之意的努力。如此冷血,如身处现实中,一人一句唾沫星子都足够淹死这位无良经纪人。她又得意地告诉观众,此后就算Ashley永远不醒,一样能以全息影像活跃在世界各地的舞台。更牛的是全息Ashley可大可小,山顶观众再也不用苦苦搜索小如蚁族的身影。更更牛的是,从此世界各地可以同时举办Ashley的大型全息演唱会,把直播也一脚踢出场外。这就是外行话了,很难想象出自一位成功经纪人之口。其大如山的全息影像,让前排观众看什么,两条腿吗?全息演唱会如今在技术上完全能达标,但为何活着的明星不愿意这么做?因为现场音乐的魅力全在于当下的不可复制与不可预测。一旦成为影视剧般可以无限拷贝传播的形态,那还不如像第二集中的一对好兄弟在虚拟现实中体验狂野性爱来的方便快捷。如果出演Ashley O的不是拥有相似心态变化的麦莉·塞勒斯,那这一集就真的差到底了。麦莉·塞勒斯饰演的Ashley O现实中,与剧中女流行歌手Ashley O经历相似的明星并不少见。拥有恶父恶母恶经纪人的,被大唱片公司的合约扼住喉头,不得不在台上台下当傀儡的,布兰妮·斯皮尔斯和范晓萱是两个熟悉的例子。麦莉·塞勒斯没有那么惨,她与Ashley O的相似处更多在摆脱被塑造的形象,“做自己”的努力。麦莉·塞勒斯是乡村歌手比利·雷·塞勒斯(William ‘Billy’ Ray Cyrus)的女儿,2006年因出演迪士尼出品的情景喜剧《汉娜·蒙塔娜》而成为全美少女偶像。同年,麦莉·塞勒斯以汉娜的名义开展巡演,并在十月以原声带的形式发布首张个人专辑。2007年时她与好莱坞唱片公司签下一纸4张唱片的合约,但由于与迪士尼的合同尚未结束,因此必须继续在电视剧(和人们的心中)扮演汉娜·蒙塔娜的角色。2011年《汉娜·蒙塔娜》完结时,麦莉·塞勒斯十九岁,迫不及待地想要亲手杀死虚构的汉娜,用真实的塞勒斯取而代之。她的首张个人专辑《Can't Be Tamed》见证了一个皮衣褐发性感女郎的诞生,但还不够。2013年塞勒斯签约RCA唱片,新经纪人拉里·鲁道尔夫就是当年一手运作同为童星出身的布兰妮转型的功臣。2013年的MTV音乐录影带大奖(VMA)颁奖典礼上,麦莉·塞勒斯像一枚性感炸弹,吐舌蹭身,把汉娜·蒙塔娜的甜蜜形象舔食殆尽。这样高调地“坏”了几年后,麦莉·塞勒斯顺利地成为麦莉·塞勒斯,汉娜·蒙塔娜则彻底成为过去。2018年时,塞勒斯和分分合合的男友利亚姆·海姆斯沃斯结婚,宣布结束放浪形骸的生活。由激烈反抗过的麦莉·塞勒斯出演Ashley O的角色自有现实与虚构重合的趣味。但更有意思是背后隐隐的讽刺意味。剧中在Live House开唱的Ashley显然放弃了更受大众欢迎的偶像角色,把自己从娱乐工业中至少是部分解脱了出来。现实中的麦莉·塞勒斯在唱什么呢?5月31日发行的EP三部曲之第一部《She is Coming》中,塞勒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她是一个肮脏、邪恶、不洁的怪胎。早在此之前,她就表示自己将与流行音乐决裂,因为“里面有太多兰博基尼、劳力士和肤浅的性爱”。但不管她作什么激进表态,也都还停留在流行音乐的范畴中。只不过是“脏”一点的流行音乐,完全没有把工业摇滚时期的九寸钉歌曲改为泡泡流行歌的锐利。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还有点无聊。唱着泡泡流行歌的Ashley O至于那个把社交媒体账号更改为Ashley O的明星麦莉·塞勒斯,更表现出一个熟谙娱乐工业运作手法的形象。这个形象与剧中拼命摆脱其控制的角色一对比,戏里戏外的合体丰富了这无比单薄的一集《黑镜》。 责任编辑:陈诗怀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万博体育网址开户,万博体育开户网站,万博体育外围盘口,万博体育赌城网址,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5b.zhaoyang11.com/KgU8g3GH8c/68.html

网站主人万博体育网址开户,万博体育开户网站,万博体育外围盘口,万博体育赌城网址,
《黑镜》第五季第三集中,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出演了一个女流行歌手Ashley O的角色。经历药物过量、梦境提取、意识上传、人工智能、全息影像、与音乐体系和贪婪经纪人恶斗的洗礼后,塞勒斯饰演的Ashley O成功获得自由,在Live House狂野翻唱九寸钉(Nine Inch Nails)乐队的《Head in a Hole》中重新找回自己。这一集是整个黑镜系列最有商业味道的一集。九寸钉卖起《黑镜》周边T恤(主创特伦特·雷兹诺是《黑镜》的忠实粉丝)。麦莉·
  • 28914文章总数
  • 15943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